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诗歌 > 散文诗 >

我是佛前的一盏青灯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3-07-08 阅读:
青春文学 青春故事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我是佛前的一盏青灯,

  常伴着佛听雨听风,诵佛念经,

  也许因为岁月太久,太过孤独,

  才想起那支拨我灯蕊的玉簪,

  已好久不见,

  恍惚间想起她讲的那些人间故事

  心中生出些许懵懂。

  我问佛,什么是爱?

  佛不语,转头望向窗外摇曳的花朵,

  我不知道佛是什么意思,

  但他是佛,他不说定然有他的道理。

  我问佛,什么是恨?

  佛摇头,长长一声叹息,

  我不知道佛在叹息什么,亦或惋惜什么,

  我只知道佛的表情有些难过

  然而我只不过是他身边的一盏青灯,

  我又能为他做些什么。

  我问佛,什么是真?

  佛微笑,举手指了指天上,

  我抬头,只看到大殿广阔的圆顶慢慢聚拢成一个点。

  我问佛,什么是幻,

  佛静静的看着我,一动不动,

  那静静的眼神仿佛能将我看穿。

  我心一慌望向窗外,

  却只看到了天际的一抹白云。

  我问佛,

  我能否离开这里,到人间修行,

  佛叹了口气,道:

  你知道有多少比丘羡慕你的位置,

  我不懂,摇头道:我只想做一个凡人,

  佛苦笑,梵音悄然隐却,

  我不知发生了何事,

  只听到佛说:痴儿,痴儿……

  眨眼我到了一座桥上,

  桥上有个卖汤的老婆婆,

  岸边长满了美丽的花朵,

  她说她叫孟婆,她说她认得我,可我却不认识她,

  我问她这是那里,她说:

  这桥名奈何,水名忘川,岸上的是彼岸花。

  我问孟婆如何能去人间,

  孟婆叹息了口气,给我盛了一碗汤,

  那汤没有味道,却又五味杂全,

  等我喝完,孟婆带着我走到一道门前,

  她说,出去便是你想到的地方,

  我回头看向那被迷雾遮盖的路,

  踟躇了片刻,走出门去。

  我出生在了一家平凡的农家,

  出生时口中含着一粒玉珠,

  家人给我取名明玉,

  把玉珠在我的颈上,

  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我的父母是一对华发滋生的老人,

  小时他们总是用一种忧郁,怅然的眼神看着我,

  直到我十二岁时,才知道那叫,恨铁不成钢,

  但是他们依然对我很好,

  至少比我想象的好。

  我记得有一次我偷偷跑出家门,

  只为了窗外的雪花纷飞,

  却累的他们整夜未归,

  红了双目,紫了双唇,

  将我关在屋子里饿了一个黄昏。

  我十七岁那年,

  父母送我进了一所学堂,

  我很快喜欢上了书中的故事,

  尤其喜爱读那片: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但是先生总是让我们读:

  明识红楼为无冢之邱垄,迷来认作舍生岩;

  真知舞衣为暗动之兵戈,快去暂同试剑石。

  后来懂了一些词书画,

  父母对我从此关爱备至,

  常带我去别人家中作画题诗,

  我看到那些人看向我的眼里,

  都带着一种很特别的光芒,

  那年我遇到了她,到他家写诗作画,

  本来要写的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但我却写成了: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她躲在屏风后面偷看,

  一抹粉色罗裙入了我的画卷,

  只觉得那是此生见过的最美的画面,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从那以后,她便在我心中常住不走。

  不久我便知道了她的名子叫玉碎,

  因为她成了我的新娘,

  玉碎,只名字便能让我疼到骨子里,

  我知道,从此我们便是夫妻,

  我将玉珠挂在她的脖子上,嗅着她发间的香味。

  一天,有人邀我前去县里作画,

  玉碎从未出过村子,便想同我一起,

  我们一起到县里,

  县太爷见了玉碎说,

  若我让玉碎陪他,便能许我一生富贵,

  如果我不答应,便将我打入大牢。

  我不知道怎么办,说待我考虑几天,

  我想过逃,可是我不能丢下父母,

  可我更不能将玉碎给他,

  玉碎似是看透了我的心事,蜷缩在我的怀中,

  那天我喝的大醉,

  醉意朦胧间只听到玉碎低泣道:

  本想同君共生死,奈何人间无正义,而今玉碎只为君,明朝勿忘结环草。

  第二天我醒来,

  玉碎已经不见了,

  我推开门,

  看到的便是县太爷铁青的脸,

  还有他身后,几个人抬着的一口棺材,

  我心中一痛,

  我知道那棺材里安睡的一定是玉碎。

  县太爷将已经碎成片片的玉珠放到我的手里,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只听到县太爷说:

  有姝如此,当贮金屋,吾悔不急,金盆难洗,

  县太爷要我留下来,

  说他定然保我前途一片。

  可我此刻只想回到我的村里,

  县太爷应允了并要送我无数珍宝,

  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玉碎,

  心也碎了、身也空了,

  碎玉划破手心,

  留下一片颖红,

  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吱呀一声,身后的棺材忽然打开,

  手中的碎玉飞入了玉碎的嘴中,

  我看到她睁开眼睛,

  耳中传来熟悉的声音:

  痴儿,你可明白了?

  恍惚之中,

  我又回到了佛祖的身边,

  那熟悉的玉簪正拨动着我的心弦,

  只是那原本翠绿的玉簪上多了几点夺目的红斑,

  我问佛,这是真的吗?

  佛叹息道: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想到那个碎落的玉珠,

  灯芯啪的一声断裂开来,

  碎成一地残灰,

  只余下短短的一截,

  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佛不语。

  后序:

  此为读过“雨夜蝴蝶”的《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有感所作。

  至此惦念。

赞助 韩历文学网
微信支付赞助韩历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上一篇:童年..家乡..大海 下一篇:离开家的时候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