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伤感文章 > 感人故事 >

校规第十一条后,有个女生悄悄守护你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3-09-24 阅读:
青春文学 青春故事

  题记:时光是一袭隐身衫,沉默如谜,追寻爱语的人跃进秘密海里

  文/凌霜降

  1)

  试卷就是你的生活生活就是问题叠着问题,你解决了一个,还有另外一个等着你,永不休止。不抛弃,不放弃!

  朱锦瑟在奋力做一张试题的时候,坐在她前面也正拿着手指在触屏上奋笔疾书的马跃忽然说了一句老剧《士兵突击》里的台词。

  短信就是你的生活,短信就是一条接着一条,你回了一条,还有另一条在等着你,永远不休止。不努力,没成绩。

  朱锦瑟没停笔,但嘴巴没闲着,马跃的成绩这个学期的成绩就像是最近的沪深股市,直线下降,频频跌停。这都高二下学期了,马跃妈急得每天见到朱锦瑟都叹气:我家马跃要有你一半用功就好了。朱锦瑟也替替马跃着急。但她的急是典型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不管她旁敲侧击还是直接了当,人家马大少爷就是吊儿郎当,不是捧着漫画在死睡,就是捧着手机发短信,总之不想跟功课沾点儿什么边。

  有好几次,朱锦瑟想问,你每天那么多短信发给谁,话到了嘴边,绕着舌头转了几转,又咽了回去。

  朱锦瑟不是开朗的女生,如果马跃不是她的邻居,她想她永远都不会像现在这样跟他说话。

  为什么那么好奇他在发短信给谁却始终没有问?在好多个深夜,朱锦瑟问过自己,答案很脆弱,她怕他回答:发给那个谁谁谁。

  2)

  那个谁谁谁,其实叫赵纤纤,一个接近完美的女生,长相,身材,个性,成绩,几乎无可挑剔,有好多男生喜欢她,据说在同一天,有三个男生因为紧张在叫她的时候忽然之间想不起她的名字,于是说:那个谁谁谁。

  那个谁谁谁。这五个字,是少男内心情愫的高度集合,代表了喜爱,紧张,美好,胆怯,害羞等等诸多喜欢一个人的情绪。就好比,一个女生取笑另一个女生喜欢了谁,会这样说:你的那个谁谁谁。被取笑的那个,会装作生气,但脸是红的,内心是欢喜的。

  朱锦瑟心里的那个谁谁谁,是马跃。

  当然,这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就像一粒种子,不记得什么时候忽然种在了她的心里,悄悄地长,悄悄地长,当她发现的时候,已经长成了一棵枝繁叶茂的树。她努力过的,但是,拔不掉。

  事实证明,有时候你越害怕的事情,就越会发生。比如说你害怕考试会考到那道你没认真听讲的题目,那道题一定会出现在试卷里,你害怕明天会迟到,结果就真的迟到,你害怕他会是和那个谁谁谁通短信,他就真的是和那个谁谁谁通短信。

  周五,马跃硬把朱锦瑟从地铁站拉了出来:我要去买衣服,帮我参考参考。

  那个谁谁谁,约了马跃周六去植物园,马跃像打了鸡血般兴奋地挑衣服试来试去的时候,朱锦瑟忍不住沷了他冷水:都说是女为悦己者容,可怜见的,到了你这,成了男为悦己者容了。也是,就你那点破成绩,也只能多买几件衣服打扮打扮充充场面啦。

  马跃的脸青了一秒,说,你再沷我冷水我就当你在吃醋。

  3)

  朱锦瑟挺后悔的,为什么不在当时接一句:我就是吃醋了,怎么啦?

  可她是女生,是一个沉默的内向的从不擅长表达自己的女生,她像所有嘴硬的女生那般说:我才懒得吃你的醋,只不过善意提醒你,草包男生没前途。

  周六一整天,朱锦瑟觉得家里闷得透不过气来,坐不是站不是躺不是,她打开空调又关上,打开电脑又关上,最后她拿了一本书坐在飘窗边发呆。下午三点,老远就看见马跃吹着口哨回来了,马跃那得瑟的小样儿让朱锦瑟心里一沉,丢开书,回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马跃来敲门的时候,她从牙齿里崩出一句:谁吵我午睡我就杀了谁。

  她想,如果让她再听马跃给她说和那个谁谁谁玩得很开心的细节,她没准会当场崩溃。但马跃从来就不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主儿:起来帮个忙,这事没你真不行。

  男生都爱吹牛,马跃把这个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只会弹个音阶的他为博得那个谁谁谁的好感,居然说自己小学毕业已经过了钢琴九级。

  小学毕业就已经过了钢琴九级的人其实是朱锦瑟。

  马跃堆起极其讨好的笑脸求朱锦瑟:你就当练习了,好不好?她一定要听我弹琴,我说,回到家就给她打电话直播。

  当然不好。朱锦瑟没答应。

  但马跃利诱了她:只要你帮我,肯德基我请,哈根达斯我请,我那套泥人阿福也给你,另外还答应你一件事。上刀山下油锅,我一定做到。

  条件丰厚得朱锦瑟觉得自己不答应他就是个超级大傻蛋。

  4)

  但朱锦瑟在对着马跃那个保持通话的手机弹钢琴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还是成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超级大蠢蛋。特别是在弹完之后,听到那个谁谁谁在电话那边轻声说真好听晚安的时候,朱锦瑟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钢琴上。

  愤恨归愤恨,马跃问朱锦瑟要他做件什么事的时候,朱锦瑟还是说:麻烦你,把功课挺进前三十名吧。

  还以为马跃会表扬自己会为他着想,代表了正义的力量什么的,没想到马跃不屑一顾:朱锦瑟,没想到你这么土,我还以为你是我的知己。可不可以换一件?

  朱锦瑟瞪着他,没吱声,马跃只好说:好好好。前三十名。前三十名。可马跃嘴上是答应了,卷子一张没做,上课不是瞌睡就是漫画,下课不是游戏就是短信,要不就是站在走廊上盯着那个谁谁谁班的门口看,一旦看见了上课回来时就笑得像捡到了宝,他经过朱锦瑟的课桌敲了一下桌子说不写卷子一会儿你会死呀的样子,真是要多欠抽就有多欠抽。

  诸多原因的沉积下,朱锦瑟决定罢工了。这一天马跃又拿着手机来示意她弹钢琴的时候,朱锦瑟继续和一张习题卷奋战,理都没理他。马跃又是求又是哄的,朱锦瑟就是不动摇,逼急了的马跃丢下一句:好,算你狠。

  朱锦瑟以为,马跃第二天还是会来找自己的。但是没有。更过份的是,周一去上学的时候,朱锦瑟跟他打招呼,人家头一扭,给了她一个沉默的后脑勺。

  朱锦瑟原本脆弱的心,一下就碎了。不但觉得伤了心,还觉得伤自尊。这算个什么事?他要她帮忙骗那个谁谁谁,她不帮,他居然不理她了,一点都不顾七岁认识做邻居十年的情份。

  5)

  马跃是个大坏蛋。

  这一句话,朱锦瑟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它夹杂在卷子的答案里的。大概是写字的时候分了神。

  怎么回事?老班把朱锦瑟叫到办公室,指着这一句问她,朱锦瑟还未回答,脸就红了,烧起来一样。老班语重心长地说了句下学期高三了要更认真就让她回来了。然后那天马跃被叫到了办公室,一个下午也没回来上课。晚自习也没有见到他。

  朱锦瑟一如往常与习题奋战,但速度与正确率都差了许多,她的心老是乱跳了一气,觉得有什么事会发生。

  晚自习回到宿舍后,忽然听上铺说:你们听说没?马跃承认谈恋爱了!现在还在办公室写检查呢。

  朱锦瑟正喝水呢,一下呛到了,咳了半天,眼泪都出来了。

  据说,马跃到了办公室,老班一问,他居然就承认了,正巧当时教导主任也在办公室里,老班想帮他瞒都瞒不住。学校里有不少人恋爱,但大家都在搞地下情,谁像马跃这么傻,一问就认,正想杀一借儆佰的教导主任会放过他吗?

  在这件事上教导主任鲜见的有效率,马跃的处分第二天就贴上了公告栏,处分报告上倒没明写着马跃谈恋爱,只是说他违反校规第十一条,且态度强硬,不接受师长教育,所以停学一周配合家长教育。

  马跃的爸爸高高大大脾气暴躁,马跃这一顿打,肯定是逃不掉了。

  朱锦瑟觉得是因为自己那句话,马跃才被叫去办公室的,心里悔得一片青紫,自己到底是哪根神经坏掉了会把马跃是个大坏蛋这句不着边儿的话写到习题答案里的?真是笨死了笨死了。

  6)

  马跃的位子空了。但关于这件事情却没有平息,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猜,那个女生是谁。校规第十一条是禁止恋爱。马跃和谁在恋爱呢?为什么马跃受了处分而那个女生没有事?

  大家最后的焦点落在了朱锦瑟和赵纤纤身上,朱锦瑟平时不怎么理会别的男生的,但和马跃关系最好,赵纤纤是全校男生的偶像,包括马跃。这两个女生的成绩从来没跌出过全校前十,保不准就是学校偏心好学生,所以只处分了一个成绩不好的马跃。

  这个猜测,得到了绝大部分同学的认同,于是,朱锦瑟的日子就有点难过起来,比如她回到宿舍,总能听到其它几个舍友阴阳怪气的议论。又比如她去打饭,不小心撞到了前面的人,就会得到一句:成绩好了不起呀。

  这些小细节像水,一点一点地累积着,让朱锦瑟的心沉甸甸的,重得快有点透不过气。

  说来也巧,因为心情的关系,朱锦瑟喜欢到校园僻静无人的角落里去透透气。有一天,她无意中就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

  你真对马跃说分手了?其实马跃长得很帅。还挺英雄的,都没把你这个女主角说出来。

  帅是帅,但成绩那么烂,原本还以为他是钢琴高手呢,没想到是请邻居女生代弹的,要不是有天那个女生不愿意帮他弹了,他还不知道要骗我到什么时候,真是可恶。他以为他主动承认我就会原谅他了吗?

  他会不会知道是你去教导主任那里告发他的?

  不会啦。我告诉教导主任,是他死缠烂打追我,我是一心考好大学的好学生,不能让他影响了。教导主任还安慰我,不会影响我的。

  ········

  朱锦瑟有瞬间的冲动,想从凌宵花藤的深处冲出去,问一问她,为何这样践踏马跃的真心。

  她到底没有动,她不是太勇敢的女生,她也有一颗真心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破碎。

  7)

  违反了校规第十一条的男生马跃归校后,依旧笑得吊儿郎当,别人调侃他:你也被校规第十一条逼失恋啦?他仍呵呵地笑,没心没肺样的。只有朱锦瑟看得见他偶尔看向赵纤纤班级方向的目光,眼底那些别人看不见的忧伤一闪而过。

  朱锦瑟不知道要怎样安慰他,她只能缄默着,她只是去老班那里拿习题卷的时候,都会多拿一张丢给他:快写。

  马跃有的时候会写,有的时候则不会。但朱锦瑟从来不因为他不写而不再丢给他新的卷子逼他快写。渐渐地,马跃就写了。渐渐地,马跃的成绩又回到了中上,有时候好,有时候差一点,但已足够让马跃的妈妈高高兴兴地来谢朱锦瑟:锦瑟你成绩好,要多帮着点马跃呀。

  高三像一场杂乱的战争,轰的一下子就到来了,教室里很多时候都是笔尖行走在纸张上的声响,细微,轻密,但很多。偶尔窗外一声鸟啼,抬起头的人,眼神有茫然,有坚毅,有无所谓。

  偶尔,朱锦瑟从考卷中抬起头看一眼同样埋在书本里的马跃的头,如果看到他正戴着耳机,她就会走过去没收,通常这时候马跃也没说什么,拿出笔,也开始做卷子了。功课多得有些透不过气,大家似乎都一夜之间长成了大人,为着各自的目标默默努力着。

  偶尔,朱锦瑟看到马跃伤感的眼神看向走廊的时候,也有过想告诉他“那个谁谁谁出卖了你”的冲动,但她从没付诸行动过。

  有些秘密说了出来,会破坏他心中的美好。

  不知道很久很久以后,马跃会不会知道,有一个女生,曾这样小心翼翼地保护过他。

谢谢你曾来过青春文学网
微信支付赞助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