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无花果:岁岁年年花未开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7-03-27 阅读:
广强哥哥

  早晨去上班的路上,看见路边有小贩在卖无花果,胖胖的很大个,表皮鲜紫红色,整齐地摆放在一起,上面写着25元/斤。突然让我想起自己家门口的那棵无花果树,想来或许现在也正是结果实的时候。
 
  我不太喜欢吃无花果,为此,每当一些好奇的乡亲大早晨就跑到我家来摘无花果时,我都在心里惊讶,这种果子有什么好吃的呢?
 
  我家的无花果树是弟弟无意中摘种活的,他去别家剪了两三根枝丫,当时正是年里,虽说是冬天,天气却还尚暖,但毕竟不是种植的恰当时候,所以谁也不能保证它能成活。
 
  可是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巧妙,满心希望的可能事与愿违,无心插柳的反倒是给人惊喜。
 
  它便在众人的不期待中成活了,而且越长越大,成了一棵树的模样。
 
  从前没见过无花果,一直以为它就跟我家菜地的茄子枝一般大小,而当这家伙以非常迅疾的速度长成一棵树的时候,家里人都纷纷感叹,原来这玩意儿是这么稀奇的,逐渐便对它重视起来了,甚至浇水施肥,照顾周到。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它的情景。叶子都还没长出来呢,果子便已经一个个长出来了。但是据我观察,这第一批长出来的果子好像到最后都没有成活,它们由最开始的嫩绿色到后来的紫红色,只是个头非常娇小,所以我总喜欢把它们称为“侦察兵”。
 
  待叶子长大以后,又有一批果子长出来了,这一批的成长速度就很慢了,要经过整个上半年甚至暑假。它开始成熟的时候,总是会散发出无花果的香气来,所以会吸引陌生的人来看。
 
  不知道的人总喜欢用手摸摸,然后问:“这是哈(什)里(么)呀?”母亲便笑着回答:“无花果。”知道之人总是先惊讶一番,然后便问:“可以吃吗?”母亲还是笑着说:“可以呀,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吃过家里的无花果一次,那还是它第一年结果刚成熟的时候。小小的一个,和普通的草莓一般大小。
 
  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吃,母亲教我,先把外面的一层薄薄的皮剥掉,然后直接吃就可以了。而我喜欢“欲看究竟”,还没等剥皮,直接掰开看了,里面的肉是乳白色,而中间躺卧着小小的籽儿,我怀着好奇地心情咬了一口,嗯… …就跟吃怪味的香蕉一般味道,反正不是我喜欢的味道,从此,我便没碰过了。
 
  端午时分,是它长得最茂盛的时候,虽然果子还没成熟,但是叶子已经很大,像一把团扇,而且一片片叠堆在一起,显得很茂密。这时候母亲和妹妹特别喜欢在那里拍照,有天然的绿墙当做背景,一切都那么自然可爱,摆怎样的姿势都可以,无花果树就那么站着,偶有风吹来,叶子晃了晃,也当做附和她们的欢声笑语。
 
  冬天的时候,无花果树光秃秃的,很难想象它曾像一把擎开的大伞,而这时的它,枝丫像五节章的水墨画,最长的那根仿佛要伸向天去,给天作画似的,很有灵气。
 
  离开家乡之后,很少见它,今日偶在路上看到无花果,便想到自己在外漂泊许久了,于是便买了一点尝尝。和家里的不同,它个头很大,估计有家里的两三个加起来一般大,表皮的颜色也更加鲜艳,咬了一口,甜甜的,不像之前吃的那般怪,可不知为何,这个虽好吃,却也突然想尝尝家里的味道会变成如何了。
 
  最初我只是觉得它味道怪,不曾想自己会在异乡的街头想念起它来了。
 
  夏天一来,思前想后,我便回到了家乡。门口的那棵无花果树依旧枝叶茂密,我竟然暗暗期待果实成熟的那天。
 
  千山花开万树香,
 
  唯独无花不竞芳。
 
  绿衣婆娑默然立,
 
  累累甜蜜请君尝。
赞助 韩历文学网
微信支付赞助韩历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