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华山论剑以后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3-07-04 阅读:
青春文学 青春故事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话说北宋徽宗年间,江湖豪杰之士为夺天下第一的名号,论剑华山。苦斗月余,最终以东邪黄药师、西毒欧阳锋、南帝段智兴、北丐洪七与全镇教主王重阳武功最高,尤以王重阳略胜一筹,故可得武林至宝《九阴真经》和江湖前辈以八十斤精铜打制的“天下第一”匾一通,以镇江湖。

  却道论剑已毕,各路英雄纷纷下山。五大高手最后一战后,也结伴动身下山。五人行至华山苍龙岭天梯时,却被一收粪的村夫拦住了去路。此人五短身材、相貌龌龊,背依粪桶,手持粪勺,拦在路中,口称,听说五人都是武林一代宗师,威震江湖,心有不服,愿冒死一斗,以慰平生。五人原本未将此人放在眼里,暗道大概不过是一心智不全总想成名的村野之人。北丐洪七,冷笑一声,摇动打狗棒,以一招“断狗尾”,直取来人下盘。不想此人不躲不闪,只是一大勺粪汁劈面而来。饶的洪七轻功了得,一惊之下,尤能在电光火石之间,硬生生的收了势,拧身飞退,但仍不免在绿玉杖上留下了点点粪汁,龌龊至极。洪七在四人面前折了面子,心中恼怒,作势欲用天下刚猛至极的降龙十八掌直取此人性命。一旁的黄药师一把拉住,手指此人身后的粪桶说:“老叫花子,你一掌下去,必是漫天粪雨,我等恐怕都难免一场粪浴。”这边厢黄药师拽住了洪七公,那边厢西毒欧阳锋尽趋自己所带的剧毒无比的西域灵蛇数十条扑向此人。但见来人倒也不忙,手舀粪汁在地上围着自己画了一个大圆圈,臭不能挡。灵蛇一触此圈,纷纷折身而逃,欧阳锋尤不能止。

  要知自古华山一条路,这苍龙岭两边俱是万丈绝壁,只岭上一条宽不过两尺的小路可以交通,被此人一挡,五人竟一时没了章法。五大高手虽功夫镇烁古今,但谁也没见过这等阵法。就在五人束手之际,此人开始手舀粪汁不断向五人泼来。一时之间粪雨狂泻,搞得五大高手不得不各施本们绝顶轻功闪展避粪,狼狈至极。相持一个时辰,南帝段皇爷长叹一声:“罢了。”竟以本门功夫中最耗真元的凌霄缥缈功飘下山崖,要知道这凌霄缥缈功最耗真元,一旦使出将费二十年功力。

  到底是武林宗师,就在此人被段皇爷吸引稍一楞神之际,西毒欧阳锋一着蛤蟆滚地龙“飕”的一声从此人胯下飞过,狂奔而去。东邪黄药师、北丐洪七,也分别用内力将玉箫和绿玉杖插入绝壁中互相援手而下,只片刻功夫竟至山下。只剩下王重阳怀抱铜匾躲闪粪汁,一时之间竟不能脱身。无奈之下,王重阳将怀中铜匾扔了出去,就在此人停勺接匾之际,王重阳以逍遥步法闪电般绕过此人飞奔下山去了。

  这位以泼粪大法,夺得“天下第一”铜匾之人,原本是华山脚下清科坪一收粪的农夫,名唤牛二。此人眼见华山之上年年论剑,好不热闹。他在一旁也看了十来年热闹,多少也偷学了一招半式,再将这一招半式揉入日常的收粪、泼粪工作竟觉得颇有可观之处,因此苦练了几日后便也想来和江湖各路英雄会猎一番。没想到粪勺小试竟击退了五大宗师夺下了“天下第一”铜匾,总不免会握粪勺而四望,顾盼自雄,英雄之气一时无二。

  此战之后,也确有些江湖英雄不明就里,千里而来欲与牛二较技,不想每一出手,牛二总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一招泼粪大法,搞的一众英雄无计可施。后来金人南下,徽、钦二宗被擒,中原尽为金人所有,华山所在的华阴县也并入了金人的版图。中原武林人士纷纷南下江淮,华山便少有江湖中人踏足,华山论剑之事竟成了武林旧事。只东西南北中五大高手为着一部《九阴真经》追追杀杀。剩下一个牛二守着“天下第一”铜匾在华山之上空自寂寞

  且说,华山脚下另有一农人名唤赖五,此人与牛二原本是邻居。看到牛二一夜之间成了什么武林宗师,天天扛着一个大铜牌子在华山上站着,好像很威风。赖五心中好奇:这牛二当初与我也打过几架,也没曾被他占了便宜去,怎地今天他就成了武林至尊,故而这一天拎了锄头来到苍龙岭想和牛二打上一架。这也引得村中的一班无赖儿郎也一齐聚上华山瞧个热闹,一时之间华山之上竟颇有当年华山论剑的热闹。

  牛二一见赖五荷锄而至,知道来者不善。但心想五大宗师都不在自己话下,何惧一个小小的赖五。大喝一声:“呆,赖五小儿,平素你也与我见过几阵,没占得便宜去,今日又来寻死。你可知,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都是我手下败将,你一个小小的村夫,真是地狱无门你找上来。”

  赖五心道:怎地牛二这斯现在竟有这等气概,难免心中打鼓。但又想:既然来了,如这样就被牛二吓住,岂不在邻里之间坏了名头。索性挺锄暴喝:“要战便战,奈何说这许多,看锄。”说罢抡锄而上,那牛二未待赖五近身一勺粪汁劈面而来,赖五一闪身,牛二又是一大勺。如此四五次,赖五心道:“技止此耳。”以衣覆头不顾粪汁劈面,直冲上前。牛二一见赖五浑身披粪,尤抡锄扑将上来,大恐,扔了大粪勺,抱住赖五的要滚打在一起,仍用先前曾与赖五打架时的招数扭成一团。两人撞翻了粪桶,压折了锄把,直斗了一百多个回合,俱是浑身着粪仍未分胜负。一众村中无赖儿郎,原本也觉得二人斗的热闹,在一旁鼓掌叫好,但时间久了见二人不过是一些自己也会的招式,且二人身上和这山峰之上被这粪桶弄得是臭不可忍,遂也都散了,只剩下牛二与赖五尤不能止。

  眼见红日西沉,二人直斗了一天未分胜负也终于都没了力气,且牛二折了手,赖五断了腿,单靠自己都下不了这天下绝险的华山,只能互相搀扶下山去了。只可惜好端端一座华山竟被粪汁覆顶,还有那滴着粪水的,武林前辈以八十斤精铜打制的“天下第一”铜匾。

青春原创精选
微信支付赞助韩历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上一篇:他的国·星期九 下一篇:仰望五台山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