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作家的世界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3-07-08 阅读:
青春文学 青春故事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为了迎接新年,已经全部全部设定好了。而当我真正抬起笔的时候,却忘了其中的一个。没关系的,这就像一个严谨的推理一样,只要思路不变,那个设定也自然会出现。

  “呐,这真是个不错的天空,因为是纯白色的,纯到没有一点瑕疵,白到可以把人的内心扫荡的空无一物。这是怎样的美丽啊!不过,这一切都是假象,就如我现在的心情一样。没错,都是因为他,都是因为他,我要把他的双手折断,双脚撕开,我的内心极力幻想着他碎断的双耳和掉落的眼珠喷出的鲜血降在我脸上的快感,每撕扯一下他脆弱的心脏我的内心便涌出无法抑制的喜悦。啊,小尘,好想见你。”

  你是个近似于病态但不等于病态,怀有作家心情但绝不可能成为作家的人。因为你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每一次你的提笔,都是你处心积虑的谋杀。每个你构造的人物,都理所当然地死在非理所当然的事件。是因为悲剧才会撼动人心吗?你空荡的眼神里看不出在否定着什么。就像你现在一次又一次重复着残忍的试验,只为寻求一个可以自挣脱的人物,但最终,或许是你对笔下人物赋予的感情不够,或许是你实在忍不住抹杀的冲动,没有一个人物可以成功。

  “只要你轻轻的挥动几下笔头,就毁灭我的所有,而明明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轻而易举的让这一切起死回生。你的存在究竟是何等的卑鄙,而想要将你钉在墙上抚摸的心情又是何等的强烈。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又是这种感觉,你的胃里像水泥在搅拌着刀片一样来回冲击。你把自己的嘴用力掰开,整个右手往嘴里伸,竭力地掏着舌头和喉咙迫使自己呕吐出来,吐完之后继续伸进去,直到什么也吐不出来为止。你开始感到头昏,但每隔一段时间又仿佛不断体味着以上过程的所有欢乐,当这种欢乐不幸地终止时,你如常一样倒在了你的一堆乱稿上。你随手捡起了一份遗忘很久的稿子,你的眼睛略微亮了起来。那时一份你之前写的,男女主人公已经全被你轻松抹杀,所有配角也无一幸免,除了一个只是打酱油的她,再就剩下一无所有的白天和广阔无边的草地。没有天气,没有时间,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没有死。

  “就快注意到了,就快注意到了,只差那么一点点。我知道你寻求可以自挣脱的人物却没有使其成为可能的办法,快注意到吧!小尘,我们马上就可以见面了!马上就可以品尝你眼角的血泪,马上就可以割下你的指纹,马上就可以贯穿你的双耳,马上就可以看到你四分五裂的脸孔。啊,好兴奋,好兴奋!”

  究竟该怎么办呢,你思忖着让自挣脱成为可能的方法。自挣脱,其实是你自己编造的一个词语,其意义就是作者笔下的人物不受作者的限定而拥有自己独立的行动。不受作者设定的约束,这显然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悖论,因为让笔下的人物达到这种要求的唯一方法就是作者将其作为该人物的设定,可这又证明了人物没有挣脱。而你之所以这样做,或许仅仅是觉得让悖论成为可能很有趣而已。于是你便将其命名为自挣脱,因为只有靠自己摆脱才能使其成为可能。但是之前的试验全部都失败了,失败的很显然以至于无需任何冗长赘述的余地。不过这次,你终于想到了一个或许行得通的方法——把你自己写入她的世界里去。

  “来了,终于来了,带着让自己恨到控制不住颤抖的恨意,我迎接着你的到来。你的到来,顺便也为这个世界带来了色彩,至少不再像以前那样空白。但是还不够的,还不够的,如果仅仅是让你死在这个世界里的话,还远远不够。于是,我露出了微笑。原来,我还会笑。”

  这可能只是一场不能称之为旅行的旅行。你和她一路上只是拼凑着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明明是你笔下的人物,你却看不透她的心声,是因为自己进入故事当局者迷的原因吗?你已经没有办法不让自己不关注她,你已经没有离开她的余地。这种心情的强悍让你怀疑这个谜一样的她才是故事的作者,你只是完全被她控制包括心情也被控制的一个人设。但是,你还是承认了,

  你是如此如此从未有过的喜欢她。嗯,喜欢着,疯狂的喜欢着她。

  每天星辰刚刚散发出光辉的时候,她都会天真的笑起来,“小尘,快看,快看!那个星星闪的好快啊,咦,那颗为什么这么亮啊!啊,昨天这个位置的小星星不见了……” 那是你见过的,最纯真,最美丽迷人的笑容。你见过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笑容,但是与她的笑容相比的话,你只会怀疑以前对笑容的定义,而你每次面对她笑容的时候却很难回复出一句话,因为你的心口总是升出一种莫名的冲激感,就好像心底深处有什么东西受到了她的召唤一样疯狂的往外涌,堵住了你的喉咙让你无法言语一样。

  可以一直和她在同一个故事里,一直一直生活下去吗?当然可以。因为,你就是作者,一切都逃不过你的设定。于是,你抬起了笔,设定她,不死。这是你一直以来,唯一一个不想写死的人物。

  “嗯,终于要结束了!这一切终于终于要结束了!小尘,你就要在我眼前消失了,好想用我沾满鲜血的手抚摸着你惊愕的脸庞啊,不过可不要表现出遗憾和悲伤哦,否则就是我也或许会有一点点的罪恶感呢,当然,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你昨天去交稿结果却意外的忙碌了一天,当你回家准备提笔去找她时却被疲惫和困意征服,你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当你睁开眼睛时,看见她正拨弄你眼前的刘海,你揉了揉眼睛,当你意识到这不是在你笔下的世界而是现实中时,你惊讶的几乎昏了过去。

  “欢迎醒来,小尘!”还是那样的笑容。

  那一瞬间,你觉得即使是为了这笑容而死掉也在所不惜。

  “诶?这里也可以看到星星呢!哇,好美啊!”

  静静地看着她在阳台手舞足蹈,你如平常一样没有言语。该改掉早(上)睡晚(上)起的习惯了,嗯,一会得把这乱的可以的家里好好收拾一下,明天再去找一份兼职吧,你心里暗自言语,习惯的拿起了桌子上的烟放到嘴边,正好看到双手托腮仰望着星空的她。啪,你把烟扔到了垃圾箱里。

  肚子开始叫了,因为到了“早饭”时间了吗?真是奇怪,总是呕吐的自己竟然会饿了起来。你苦笑着站起身来告诉她出去一趟马上就回来,她嗯了一声没有回头。你先去ATM取了钱,然后去超市买了些吃的和好多酸奶和果冻,这些都是你之前设定她最喜欢吃的东西。

  “我回来了。"你推开门,发现地上有一张纸条,秀气的字原来是她的亲笔:

  小尘,你一定不懂的吧。

  你愣了几秒钟后扔下手中的东西飞速的冲向了阳台。你发现她的右手腕已经几乎全部割开,深的程度让人不得不相信是一次又一次的切割而成的。她安静的倒在地上,流出的血量已经覆盖了她的全身。

  你张着嘴,发不出任何声音。你的胸口如同灼烧一样而你的全身却似乎寒冷的不断抽搐。双耳仿佛有两根针在不断的往里伸就要在大脑的最中间接触了一样。

  “小尘,你一定不懂的吧。不懂的吧,不懂的吧……”你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闪现她写的那些字眼。你的心口已经被无数个为什么压到窒息,这次你再竭力再拼命的想要吐却怎么也吐不出来了。你像人偶一样跪下去,从后边环抱着她的头,你竭尽所有所有的力气对她说:不要说话,我叫医生,没问题的。

  “我在这个世界死去,即使是你也救不了我了吧!”她将沾满鲜血的左手伸向了你的脸庞轻轻的抚摸着。“不要……”你的牙齿上下狠狠的摩擦,致使你只吐出了这两个字。

  “小尘,听我说完……”

  自始至终,我都那么的恨你,你毁掉我的世界之时,也就毁掉了我,是的,我已经被毁掉了,从那时起,我的心里只有仇恨。你来到我的世界,给我眼前的一片空白带来了色彩,于是我有了喜欢的事物,有了喜欢的心情……不过这一切,也都是假的,包括我的心情,包括我的心,都是我为了报仇而存在的工具……不过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违背你的设定自挣脱的死去,因为我不仅利用你给我的美好色彩,还很自私的怕你死了这一切都消失我又要面对以前空白的世界,我只为寻求自己的解脱。我就是这样一个非常任性非常讨人厌的女人,是一个只会利用你连自己也一起利用而且非常自私自利的女人……

  即使如此,

  我还是,

  可以爱你吗?

  那一瞬间,她的左手顺着你的脸滑倒了地上,而在你眼泪落下的同时,我想起了之前遗忘的那个设定:设定你,小尘,没有眼泪。

赞助 韩历文学网
微信支付赞助韩历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