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qq日志 > 伤心日志 >

老三和他的哑巴妻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3-10-23 阅读:
广强哥哥

  梨花村的吴老三全名叫吴影龙,今年刚满四十,因为这家伙平时行踪总是飘浮不定的,故而人们在私底下干脆都叫他为‘无影龙',每当大家亲切的喊他一声’无影龙‘又或是’老三‘的时候,他总会回过头憨憨一笑,然后把玩着手里那块小木雕,哼着调子继续往前走着。

  听村里人说,老三疯了好多年了,而且疯得很离谱,一年到头光喝水不吃饭,偏就饿不死他,大冬天的不盖棉被,只抱着巴掌大的木雕睡觉,第二天照旧活蹦乱跳,此外,他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嗜好,那就是每天跑到十里以外的大街上看人家擦皮鞋。

  一个疯子老是跑去看人家擦皮鞋干什么?村里人都觉得很纳闷,殊不知老三这么做是因为他在思念着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令他终生难忘的女人--那个曾经与他相处五年的哑巴妻子。

  时间回到十年前,那年,老三的父母相继过世,吴家家境原本就不富裕,老三又是一个出了名的孝子,四下到处借钱为二老操办葬礼。

  葬礼结束了,孝名也有了,老三也因此背了一身的债务,为了还债,他跟着同村的人来到建筑工地,这小子天生就是块干活的料,不到半年就挣了许多钱,并且很快凭着自己的智慧和过硬的技能当上了工地的一个小带班。

  工作稳定了,小日子也越来越红火了,老三便有了娶个老婆生个小孩的愿望,说做就做,于是通过各种渠道让别人帮着牵线搭桥,可是到头来却没有一个女孩愿意嫁给他,原因很简单,一没钱,二没房,三没车。

  老三没有气馁,只怪自己没本事,他暗暗发誓,他要赚很多很多的钱,在乡下盖个很大很大的房子。

  事实证明,他的努力没有白费,由于工作政绩突出,他的薪水比之前翻了一番,就在他乐滋滋的准备将这些钱拿回去盖房子的时候,他身边最要好的工友苏大全突然病倒了,这个苏大全是他刚进城结识的一个外乡工友,为人诚恳热心,一向任劳任怨,而且各项技能都很出色,是个难得的人才,老三平时与他关系非常好,私下皆以兄弟相称。

  时下苏大全被医院诊断出得了白血病,如不及时治疗,后果不堪设想,可是苏大全家里一贫如洗,根本拿不出这么高额的费用。

  老三得知这个情况后,毫不犹豫的拿出自已攒下的积蓄交到医院,并号召其它工友们也一起出份力。

  在老三的影响下,苏大全一下子收到了二十多万救济资金,然而,令人诧异的是,苏大全并未用这些钱来接受医院的治疗,而是趁医生护士不备的情况下,从医院的窗子上跳了下来,结束了自己年仅三十二岁的生命。

  消息传到工地,所有人都为为之惊愕不已。

  直到后来,老三才知道,原来苏大全家里还有两个妹妹,两个弟弟,其中三个是哑巴,一个天生智障,兄妹五个从小无父无母,整个家里全靠大全一人支撑着,大全每日每夜拼命的出去赚钱,这些年来一直省吃俭用来养活着一大家子,如今却不幸被诊断出白血病,说白了,他之所以不肯接受医院治疗,那是因为他想把这些钱留给家里可怜的弟弟妹妹们,希望他们能好好的活下去。

  老三几经周折终于找到苏大全的家,当时却只见到苏大全的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唯独不见大妹苏秀,这些弟弟妹妹们口不能言,老三问了半天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干脆跑出去寻找苏秀的下落。

  终于,他在一个街道的广场上找到了她,他见到的是一个极为瘦弱的女孩,正端坐在地上耐心的给一位男士擦皮鞋。

  小女孩干活非常认真,经她擦过的皮鞋又黑又亮,客人们显然都很满意这位哑巴姑娘的’绝活‘,但见到这个衣裳单薄的小姑娘,大家不觉露出一丝怜悯,直接将一张大钱丢在那儿转身就走,小姑娘赶紧拿着该找的零钱追了过去,即便一下子找不出,她也要想方设法到附近商店换开,然后追上那些已经走远了的客人……

  正因为小姑娘的矜持,她的生意总是比旁边那些人好很多,因而难免引来同行们的轻蔑和报复,当时就有一个中年男子,气冲冲的走过来,一脚踢翻了她的小摊,正当男子想出手教训她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人从背后揪着自己的脖子,他还未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老三的拳头就已塞到他的面部。

  小苏秀以前偷偷去过大哥的工地,一眼认出眼前的这个人是老三哥哥,她以前从大哥那里听过老三的为人,如今老三就站在跟前,她顿时又惊又喜。

  老三打跑那人后,便到附近超市买了很多好吃好玩的送给小苏秀姐弟几个,老三问苏秀为什么要偷偷跑出去给人擦皮鞋?苏大全留下二十万救济金为什么不拿来用?

  苏秀口不能言,只能不太准确的手语回答他,她说,这笔钱是大家伙捐给大哥治病的,如今大哥不在了,这些钱的去处只有两个,要么如数还给大家,要么转捐给社会上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苏秀还说,她和几个弟弟妹妹虽然都是残疾人,好歹四肢还能动,可以自力更生,能自己养活自己,比起那些躺在病床上没钱治病的病人要幸福多了。

  小女孩的善良打动了老三,他发誓这辈子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这群可怜的孩子再受一点苦。

  从那以后,他每天下班都会来这里和这些小鬼头玩上一会儿,后来索性搬过来和他们一起居住。

  五年过去了,小苏秀渐渐由一个小姑娘长成了大姑娘,模样越发的俊俏,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天真浪漫的小姑娘了,在这五年里,除了晚上睡觉,她基本上天天都和老三在一起,老三白天干活,她每天中午去送饭,有时干脆就在边上帮忙打打下手,由于她身材瘦小,工友们都习惯亲呢的称她为’小不点‘.

  ’小不点‘长大了,大家又改称她为’老三妹‘,每每听到这样的称呼,苏秀的脸上都会露出甜美的微笑,在她的心灵深处,早已将老三视为自己生命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老三也是个性情中人,焉能感受不到身边这位小妹妹对自己的情意,只是想到彼此间的年龄差距,他总觉得自己有点老牛吃嫩草的感觉。

  这也怪不得他,老三天生就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主儿,生怕被人拿了笑柄,相比之下,苏秀性格直来直往,若不是她嘴不能言,她早就说出那几个字了。

  这天晚上,老三刚刚躺下,忽然一阵凉风从耳边刮过,外面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他正要起床去关门,浑浑噩噩中却见苏秀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都这么晚了,她要去哪?老三甚是好奇,悄悄的跟在后面,没过多久,苏秀来到附近河边,天上的月亮害羞的钻进了云层深处,只留下一丝淡淡的月光。

  蓦地,苏秀的跟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白色身影,他是谁?老三心里头咯噔一跳,但还是耐着性子躲在那棵大树后面。

  苏秀不能说话,皆由那个男子一个人在说,由于隔得太远,老三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看他们俩比划的样子,像是苏秀在求那个男的,可是那个男子态度相当冷漠,即便苏秀给他跪下也毫不动容,男子声音由急躁变为暴躁,说到最后,一把抓住苏秀的手腕就要往前拉。

  说时迟,那时快,老三一声断喝,一个箭步冲到二人身边,苏秀与那名男子皆大吃一惊,同一时间,老三看到了一张苍白如纸的脸蛋,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整个人就像是殡仪馆里刚化好妆的死人。

  “你,你是什么人?”老三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惧,颤颤巍巍地问。

  那人淡淡一笑,不紧不慢道:“我不是人。”声音冰冷至极,让人听后像是一下子掉进了冰冻的地窖里。

  老三只觉两眼一抹黑,晕死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三慢慢睁开双眼,却惊奇的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红色的新婚床上,房间四周以及窗户上都贴满了喜字,苏秀穿着红色嫁衣笑盈盈的坐在床头。

  “秀儿,这是怎么回事?”老三一头雾水,他明明记得方才自己还在小河边和那男子说话,突然间只觉着有人用东西从后面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接下来发生的事一概不记得了。

  苏秀微微一笑,用手比划着说:“三哥,你这是咋了?今天是咱们的大喜日子,你怎么给忘了?”

  老三懵住了,心说这话从何说起?难道是我在做梦,他狠狠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刚刚明明在河边看到……,怎么突然间和秀儿结婚了?为什么我的脑子里一点记忆都没有?

  他越想越不对劲,拉着苏秀的手,郑重其事的问:“秀儿,你告诉我,河边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老三是个爱面子的人,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对苏秀是有感情的,却又怕别人说闲话,只好将这段感情一直埋藏在心里,那天当他看到苏秀在河边和别的男子走得那么亲近时,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苏秀芫尔一笑,她用手势告诉老三,今天是他们结婚的大喜日子,老三白天一时高兴喝了很多酒,迷迷糊糊躺在了床上,一睡就一天,而苏秀则一直守在他身边为他端茶送水,从未离开过半步。

  见老三仍旧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苏秀表示如果老三不信,可以去问问那些工友。

  老三记在心里,第二天一大清早去工地,还没来得及向几个工友们提起这事,大家伙便左一句右一句的走过来向他道喜,还说他酒量太差,没喝两口就醉得不省人事,老三听得稀里糊涂。

  算了,都已经结婚了,还想那些做什么?尽管老三心存疑惑,但他相信秀儿和工友们肯定不会欺骗自己,便继续埋头努力工作着,时间一长也就把这件事给淡忘了。

  秀儿温柔贤慧,每天都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老三每天起早贪黑,回来见到美丽年轻的妻子,工作上的压力像是一下子得到了缓解,这辈子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老三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我一定要多挣钱,在老家盖个大房子,当目标变成了动力后,老三干起活来越来越卖力,一度从带班的升为包工头,再到项目经理,最后直接升任为项目总监。

  小俩口恩恩爱爱,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老三还买了一辆车子,没事的时候带着苏秀出去兜风,在老三看来,苏秀一向善良懂事,这样的老婆打着灯笼也难找,所以他非常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只是他更希望秀儿能为自己生个一男半女。

  有一次,他向秀儿提起这件事,秀儿的神情显得非常忧郁,也就是从这件事之后,老三注意到秀儿整个人都变了许多,喜欢一个人静坐,一个人对着墙壁发呆。

  老三觉得她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便试着与她交心,秀儿笑着摇摇头,说自己好好的,没有什么心事,让他不要瞎猜,老三见她不愿说,也就算了,毕竟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单独的空间。

  老三每天照常的起早贪黑,回到家后,秀儿还像往常一样的贤慧,只是眼神中多了分忧愁,老三不想妻子心情不好,便瞒着秀儿偷偷请了一天的假,想看看秀儿到底是因为什么不开心。

  于是他事先藏在家里的衣柜里,秀儿忙完了家务后,独自坐在床前默默的发呆,然后走到梳妆镜前面,望着镜子竟情不自禁的掉下眼泪,老三有些于心不忍,正准备现身去安慰她几句,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门外走来一个男子,老三差点忍不住叫了起来,来人正是以前在河边见到那名男子。

  秀三见到男子如遇救星,兀自扑到那名男子的怀里呜咽起来,老三气得咬牙切齿,自己的妻子不愿和自己吐露心声也就罢了,如今还趴在一个陌生男子怀里互诉衷肠。

  天哪,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老三突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他不容忍自已被戴上绿帽子,脾气暴躁的他二话没说,立即冲了出去,照着那男人的面部一拳打过去,拳头落空了,老三再次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老三发现苏秀面带愧色的跪在床前,这让他更加觉得妻子确实背叛了自己,他很想伸手狠狠她扇一巴掌,可一想到她是个哑巴,心肠便又软了下来。

  那一夜,他没有原谅妻子,也没有追问那名男子的来历,却让她跪了整整一夜。

  经过这件事之后,老三彻底崩溃了,妻子背叛了自己,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容忍的,他没有选择和妻子离婚,每个月还是会照常给她生活费,而他也会找各种借口不回家,有时和几个朋友跑到附近的酒吧歌厅,甚至找小姐开房过夜。

  就这样,老三在外面呆了整整一个月,这天早上,他刚把车子开进工地,苏秀的几个弟弟妹妹跑到工地上找到了他,他们告诉老三,大姐苏秀已经快不行了,想见他最后一面,老三只当他们在开玩笑,因为在这段日子里,这几个小鬼曾以各种理由来找他回去,不管是不是受苏秀的驱使,老三这辈子没打算再回去见她了。

  几个弟弟妹妹急哭了,跪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老三竟视若无睹的走开,他的绝情最终遭来了很多工友的严厉谴责,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开着车子往家赶。

  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并未见到妻子苏秀,床上却坐着一个泪流满面的小女孩。

  天哪,那不是小苏秀吗?老三拼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那个小女孩正是自己的妻子苏秀。

  自己的老婆突然变成了小女孩,这是怎么一回事?老三吃惊的往前走了几步,每走一步,苏秀身体明显在变小,小苏秀一直坐在床头哭,老三百感交集,便要上前去抱她,小苏秀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变成了婴儿,老三痛不欲生,扑通跪在床前,不停的向上天祷告乞求。

  然而,一切都晚了,妻子最终由婴儿变成了一块小木雕,老三含泪拿起那块小木雕,同时在枕头上面发现了一封信,上面是苏秀歪歪扭扭的笔迹:

  三哥

  秀儿要走了,可是心里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秀儿知道你还在生秀儿的气,秀儿不求你能原谅秀儿,但是秀儿敢对天发誓,秀儿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你知道吗?那天你在河边见到的那人,便是我的哥哥苏大全,你最好的朋友……,哥哥走得匆忙,老天垂怜他,给了他一次重返人间的机会,将他的灵魂附在一个刚死不久的男子身上。

  本来我想把整件事情告诉你的,却又怕吓到你,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三哥,你是个好人,秀儿不敢欺瞒你,其实,其实秀儿在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就已经不在了,要不是哥哥帮忙,秀儿早已灰飞烟灭。

  如今一过就是五年,能做你五年你的妻子,是秀儿前世修来的福份,这段日子也是秀儿这一生当中最开心的日子,只可惜终究没能给您老吴家生个一男半女。

  秀儿是个哑巴,不能像其它女孩一样欢声笑语,更不能直抒自己的情感,但秀儿今生能遇上你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哥哥催我尽快离开阳间投胎,可我舍不得离开你,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有两个,要么灰飞烟灭,永世不得重生,要么越活越小,直到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也许此刻的你正手捧着小木雕,看着秀儿留下的遗言,秀儿要与你永别了,对不起,三哥,希望将来你能找到比秀儿更好的女孩子,忘了秀儿吧。

  妻:苏秀 绝笔

  老三看完这封信,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他幡然醒悟过来。

  五年前的一个晚上,老三下班时就注意到秀儿的脸色很不对劲,整个人浑身无力,说话声音也很低弱,老三当时还以为她可能是太累的缘故,让她早点休息,他又哪里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过马路的时候为了救一名儿童,被大货车碾在了轮子下面,可是当货车被推开时,现场所有人惊叹不已,地上只有一摊血,没有尸体。

  秀儿那时就已经不在了,她的灵魂未被收回阴间,便让苏大全给截走,但秀儿的七魂六魄已经不完整,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更甭说是生育了。

  私自将灵魂留在人间已经触犯了阴间律法,阎王派人抓秀儿回去,秀儿选择灰飞烟灭化作一个小木雕来陪伴老三。

  “老天哪老天,你为什么要带走我的秀儿?你还我秀儿。”老三仰天呐喊,抱着木雕痛哭流涕,“秀儿,都是我不好,是我太自私了,秀儿,秀儿--”

  从那以后,老三再也没有去过工地,而是抱着那块小木雕回到乡下的老窝,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每天坐在窗前,看着蔚蓝的天空发呆。

  又是一个五年过去了,秀儿终究没能回到老三的身边,深受打击的老三渐渐便成了一个疯子,一个村里人茶余饭后的笑柄,人们笑他,那是因为大家并不知道这当中会有这么一段曲折离奇的故事

  许多年以后,尽管老三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可他却一直记着苏秀这个名字,他坚信他的秀儿迟早还是要回来的,因为他每天晚上对着木雕落泪的时候,木雕女孩偶尔也会掉下几滴眼泪……

赞助 韩历文学网
微信支付赞助韩历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