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qq日志 > 伤心日志 >

一个女孩一个南瓜,一段情一只猫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3-08-14 阅读:
广强读书圈

  十七岁,高二暑假,难得的二十天假。

  告别了父母的再三叮嘱,我跨上了山地车,背着背包,往一百里外乡下外婆家骑去。骑出城市的那一刹那,我如同一只出笼的小鸟,愉快的哼着小曲,奋力地蹬着自行车。

  当城市最后一抹背影消失在我回望的视线中时,一场大雨不期而至。出行前特别看了天气预报,最近两天天气晴爽,我就没有准备任何遮雨的工具。

  路边不远处有一个村庄,一条小路通往,我马上拐上小路向小村奔去。

  村子有点奇怪,村前村后都种满了高大的松树。雨越下越大,我赶紧把车子骑到了树下,想靠着树骑,少淋点雨。刚到树下,车轮一滑,我从车子上摔了下来,我郁闷地扶着树站了起来,然后去扶车子,这时眼睛一黑……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身边躺着一只灰白花纹的猫咪,床边坐着一个女孩。我想坐起来,一动身子,才发现自己浑身软绵绵地,一点力气都没有。

  女孩眨动着一双黑珍珠般的眼睛说:"先别动,要等到明天,你才能下床,这会儿你是没有力气的。"

  我想问问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会晕倒,张开嘴却发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现在你话也说不出来的,差不多晚上的时候,就可以说话了。我去弄点吃的给你。"女孩莞尔一笑,一对酒窝时隐时现,仿若仙子,美丽至极。

  "咪咪,跟我一块出去。"女孩伸出手拍了拍猫咪的头。猫咪像是听懂了女孩的话,轻轻地"喵呜"一声,跟在女孩的后面出了房间。

  这是哪里?女孩是谁?我怎么了……我心里满是疑问,急切想得到答案,只是身不由已。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女孩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回到了床前,她把粥放在床头的小桌上,从我身边拿个布娃娃垫到了我头下。娃娃应该是她平常睡觉抱着的,我不禁脸有些发烫了起来。

  "没有多余的枕头,你就将就下吧。"女孩冲我笑了笑,"我喂你吃点粥,你都昏睡了一天一夜了,一定饿了吧。"

  原来我昏睡了这么长时间,我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晕倒,难道我那么不经摔?

  本来我没有感觉到饿,经她那样一说,又闻到了饭香,好像提醒了我肚中的馋虫一般,立即觉得饥饿难耐。

  女孩舀了一勺粥,小心地吹凉,再喂我吃下。我有些不好意思,脸一直发烫,记忆中除了妈妈,再也没有女性喂我吃过饭。粥里加了南瓜,炖的很好,南瓜完全烂在了米汤里,口感很好,我一口气吃了一碗,仍觉得不够,还想再吃。

  "你等一会,锅里还有,我去盛。多吃点,身体才能恢复的快。"女孩像是读懂了我的心事一般。

  吃粥的时候,我偷偷打量了一下女孩,与我差不多的年纪,个子不高,有些娇小玲珑的感觉,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尖挺的小鼻子,削长的脸庞,扎着一根马尾。如果在我的学校,她一定会被奉为班花的。

  很快她便又端着一碗粥回来了。猫咪跟在她后面,她一坐下,便跳到了她怀里,安静地卧着。

  我恢复的还算可以,傍晚的时候,我便可以说话了,身子也能简单地动动了。期间女孩的爸爸妈妈都来看过我,我也了解到我是中了毒才会晕倒,是他们把我从村口背回家中,灌了解毒的药。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中毒,问女孩,女孩没有告诉我,只是说等我身体恢复差不多的时候,带我去看让我中毒的东西。我只得暂时收回了疑问。

  "你叫什么啊?"我问女孩。不知为何,在开口的时候,我犹豫半天,心跳加速。

  "你叫我小巫就行了,巫女的巫。"女孩看着我有些羞涩地笑了下,"你呢?"

  "枫桥。枫桥夜泊中的枫桥。"

  在小巫的精心照料下,在猫咪的陪伴中,我的身体恢复的相当好,醒来的第三天我便能活动自如了。我与小巫聊了很多,她与我同岁,生日也几乎同时,开学也要上高三;这个村庄是我所在城市的农村,这里的人以种地为主,特别是南瓜。

  那天吃过了午饭,小巫拉着我的手说:"走,我带你到村子里转转,你也该透透气了。再带你看看害你的罪魁祸首。"

  在小巫手触到我手的那一刹那,我颤抖了一下--心头一紧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脸一下子便涨红了。

  "嗯……嗯。"我结巴着答道。

  "你这孩子,刚吃完饭,先让小伙子休息下,他身体还没完全复员。"小巫的爸爸说道。还没等他话说完,小巫便拉着我跑出了房门。

  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很快便转了个遍。村子的道路两旁种满了我进村前看到的那种树,村子里全部是土坯建造的房子,有些已被雨水剥蚀的充满了沧桑,仿佛置身画中一般,不由地让我心中升起一种怀旧的感觉。

  "小巫,这里可真漂亮。"我不由的赞叹道。

  "嘻嘻,我带你到村外看看吧,这个季节地里全是南瓜。"

  小巫带着穿过了村庄,来到了村口,我认出了那天晕倒的地方。

  "我那天就是在这棵树下晕倒的。"我拉着小巫走到了那树下说。

  "嗯。我知道,还是我发现你晕倒在这里的呢,然后我叫我爸来背你回去的。"

  "谢谢了,我的救命恩人。"我调皮地笑笑。

  "这可谈不上救命的,你中的毒不会致命,只会让人晕倒,然后晕睡,只要及时发现,吃了解毒的药,就会好的。"小巫向我吐吐舌头说。

  "我中的什么毒啊?好像你对它很了解。"我拍了拍眼前的树--笔直笔直的,挺拔有力。

  "喏--"小巫抬手指了指我刚拍过的树,"就是它。它是有毒的,只要接触一下,便会沾染中毒。"

  "啊1我紧张地抬起手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刚解了毒,又中了毒--我可不想再躺上几天。

  小巫看到我紧张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事了,现在你可以放心地摸它了,不会再中毒了。"

  "嗯?"我疑惑地看着小巫。

  "我们平常吃的水中会含有解药的,所以你现在身体内有的是解毒的药了,就不用再担心会中毒了。"

  "这是什么树,居然还含毒?"

  "我听爸爸说,这是一种很古老的树,大概只有我们村这一带才有了。它叫白果松,应该也是松树的一种吧,结白色的果儿。果儿鸽子蛋那样大小,通体白色,可漂亮呢。树儿含毒,果儿是解药。我们这有一句话叫'白果松的毒害',意思就是,一不小心就会受到伤害,说的是人总会有不小心的时候,触碰到它。所以,我们就把成熟的白果儿采摘回去,晾干打成粉,溶在吃的水里,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会中毒了。"

  "你们为什么要种植它,全部铲除了,不是更好?"

  "因为啊,我们村里有个传说,只要把自己心上人的名字刻在白果儿上,种在土里,等到它发芽,心上人便会喜欢上自己。然后两个人再手牵手,到南瓜园里挑一个成熟的南瓜,互相把名字再刻在南瓜上,回到家中把南瓜煮了,两人一块吃掉,他们便会拥有一辈子的爱情幸福。"小巫认真地说。

  "你有没有刻过别人的名字在白果上啊?"我调皮地问道。只是话一出口,我便有些后悔了--我很担心她给出肯定的回答,心头顿时升起了一股失落。

  "目前还没有,不过……"小巫看了我一眼,脸上写满了娇羞。

  "不过什……"话刚一出口,我便明白了些什么,便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

  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尴尬,两个人都不好意思起来。

  "我们到南瓜地里看看吧,这时候结了好多大大的像车轮般的南瓜。"小巫打破了沉默,转身走上了一条田梗

  我紧跟在小巫后面。

  "喵呜。"背后一声猫叫,我转过头看到咪咪跟在后面也上了田梗小巫没有理会咪咪,我犹豫了一下也没有理会。不过,我能感觉到咪咪跟在后面。

  也许这是一副奇特的画面--夏日午后的阳光中,一条乡间的羊肠小道,一个女孩、一个男孩、一只猫前后走在小道上。

  正如小巫所说,整个村子的周边全部栽满了南瓜。碧绿的南瓜秧一望无际,瓜秧中点缀着或青或黄的南瓜。我敢说如果有相机,我在南瓜田中拍上几张照片,一定会羡煞我的同学们。

  小巫担心我身体,怕我晒多了太阳,在南瓜田里没呆多久便领着我回了家。

  "吃完晚饭的时候,我们再出来,会有萤火虫的,可漂亮呢。"回到家后,小巫对我说。

  农村的晚饭吃的早,扔下碗筷的时候,夕阳刚刚沉到地平线下,正好有晚霞,映的整个大地都染上了绯红。

  小巫像中午那样拉着我就往门外走:"我们去看晚霞去,这样艳的晚霞可不多见。"

  我不好意思地对小巫爸爸妈妈笑了一下。

  "去吧,别太晚回来。"小巫妈妈会意地一笑。

  出了门,小巫并没有停留在任何地方看晚霞,径直拉着我跑到了村外,走到了村口。

  "你猜我带了什么?"小巫神秘地对我说,似笑非笑的脸庞在夕阳映照下,美若仙子。

  我心头一荡,漾起了一圈涟漪,有那么一丝冲动,俯下身子吻一下她的脸庞。

  "你看这是什么。"还没等我回答,小巫便从口袋中掏出了东西,晾在了我的眼前。

  两个白果,两根细长的铁钉。

  "你想让我们一起刻下心上人的名字,刻在白果上然后种在土里?"不知为何,我有一丝兴奋。

  "嗯。就现在,我怕没机会了。你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明天你就可以走了。"小巫有些感伤地说。

  "嗯。"我重重地点了点头。仿佛离别就在此刻,我有些不舍。

  小巫递给我一个白果和一根钉子:"我喊一二三,我们一块刻。"

  "嗯。"我伸手接过了白果和钉子。

  "一、二、三1小巫认真地喊道。

  同时开始,几乎同时结束。

  "你刻的是谁啊?"我试探着问,一丝期待,一点担忧。

  "不告诉你,说了就不灵了。"小巫紧张地把白果藏到了背后。

  "哦。"我多少有点失望。

  "走,我们把白果埋土里,嗯……埋在一块,不,不,你埋你的,我埋我的,你埋在我旁边就行了。"

  小巫走到路边一处比较空旷的地方,捡起一根树枝,蹲下去掘土挖坑。我效仿着她,在她挖的坑边上挖了个坑。埋好白果,在我起身的那一刹那,小巫突然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转身跑上了通往南瓜地的田梗我像触电了一般,浑身一颤,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快感还是激动,我分不清楚。

  天已经完全黑了,月亮初升,橘黄的月光,让整个世界都显得有些暧昧。

  小巫已走到了田野的深处,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身影,我担心她会遇到蛇鼠,赶紧追了上去。

  "小巫,等等我。"

  "嗯。"小巫轻声答道,停住了脚步。

  田间的小路很窄,坑坑洼洼的,月光不足以让我看清脚下的路,我跌跌撞撞地,好几次差点摔个四脚朝天。小巫见状,赶紧回过头来,走到我身边拉住了我。

  "小心,别摔了。"

  小巫扶着我慢慢地走到了南瓜田的中间,找到两个靠的比较近的南瓜,我们面对着坐到了南瓜上。

  小巫把胳膊支在膝盖上,双手托着脑袋,眨巴着眼睛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局促不安,游离着眼神,不敢在小巫的脸上停留。

  "你是不是有些紧张。"小巫突然轻声问道。

  "嗯……呃……"我有些语无伦次,心跳马上加快,脸有些发烫。

  "我很恐怖吗?和我待一起压力那么大。"小巫嘟起嘴,有些生气地说。

  "蔼-不,小巫,和你在一块,我很高兴。只是突然的有些紧张。"我有些着急地说。

  "嘻嘻,看你紧张的。我说着玩呢。"小巫调皮地笑着。

  我也跟着小巫笑了笑,紧张的感觉消除了不少。

  "你猜猜我刚才刻的名字是谁?"

  "你不是说说出来就不准了吗?"

  "那是还不确定心上人会不会喜欢自己情况下,说出来才会不灵的。"小巫脸上泛起了一层绯红。

  "呃……那会不会是……"我小心翼翼地说,心中充满杂念,理不出是何种滋味,只是我未来得及说出那个我早已猜出的名字,小巫打断了我。

  "还是不要说出来吧……"小巫停顿了一下,"走,我们去挑南瓜。"

  月已爬高了不少,月光皎洁,月光之下的大地,仿佛笼上了一层白纱。

  "喵呜--"不远处传来了声猫叫。

  "咪咪,过来这里。"小巫听到猫叫,转向猫叫的方向说道。

  咪咪回应似的叫了一声,慢慢地走到了小巫的脚边,小巫蹲下抱起了它。

  "我们去挑南瓜吧。"小巫一只手抱着猫咪,一只手拉着我在南瓜地里走来走去,挑选着合适的瓜。

  夏天是虫子和青蛙的天下,它们联合演奏一曲夏夜的喧闹,来衬托夜的静寂。偶尔几只萤火虫飞进视线,又慢慢地闪烁着它们的荧光越飞越远,直到消失在月光中,与夜色融为一体。

  "你看这些萤火虫多美,可惜只能存在于夏天的夜晚。"小巫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我,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失落。

  "也正是这样,人们才会更欣赏它的美埃"我带着些许的安慰说道。

  "嗯。"小巫认真地点了点头,"我们快点挑瓜吧。"

  小巫挑了一个直径四十公分左右的大南瓜,笑嘻嘻地对我说:"运气不错,有个头这样大的瓜。奶奶跟我说过,个头越大的瓜,以后越幸福。"

  小巫放下了猫,蹲下把瓜摘下。

  "你来帮我,我们要抬着瓜回去,很沉的。"小巫吃力地把瓜滚到了我脚下。

  我赶紧弯下腰去帮忙,要把瓜抬起。

  "先不急,我们在这里坐会,你看这夜色多美。"小巫拦住了我,随手将南瓜推倒,平躺在地面上,坐在了上面,"咪咪,过来。

  咪咪"喵"了一声,跳到了小巫的怀中。

  "你坐我旁边,好不。"小巫抬起头对我说。

  我犹豫了一下,坐了下去,没敢靠近,屁股只沾了一点南瓜。我还是感受到了小巫的气息,热乎乎的体温,我似乎还嗅到了一丝难以形容的体香。我的心脏不听使唤地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抱着我的肩,好吗?"小巫轻声地说。我看不到她的脸,不过我确信一定充满了娇羞。

  我慢慢地抬起了胳膊,小心地搭在了她的肩上,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在心底慢慢荡漾开。

  有些起风了,远处的树叶"沙沙"作响,月光下,一股股墨绿的波浪在田野中荡开。

  "明天,你会走吗?"小巫问。

  "可能吧,家人会着急的。几天没音讯,我爸妈肯定急坏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几天我根本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也许小巫不问,我会一直不去考虑这个问题。

  "好快啊,多希望时间能够静止。"小巫的言语中充满了幽怨。

  "嗯。"我也有些惆怅了起来,"呃……以后,时间很长的……"

  "下一次你什么时候来呢?十天,一个月,还是一年或者是永远不会回来了?"

  "我会尽快的。等我去了外婆家,向家里报了平安,我就回来,好吗?"

  "还是不要这样快了吧,我们都要高三了。"小巫将脸转向我,看着我说,"我们做个约定好不?"

  "什么约定?"

  "我们考同一所大学。这一年就不见面了,高考之后,你再来看我,好吗?"

  "这……"我有些犹豫。

  "或者,我到城里去看你。"

  "我怕我忍不住,跑来看你。"

  "书上说,日久见真情。这一年的时间,我们认真的学习,彼此的思念,也是对你我的一个考验。"

  "嗯。"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经意间,四目相对,那一刻仿佛时空冻结,仿佛时间停止了流动,周边的一切也如消失了一般。月光的映照下,臂弯里的小巫那样动人,俊俏的脸庞,水灵的眼睛,湿润的嘴唇。我内心满是冲动和欲望,很想顺势低头,吻住小巫的双唇。

  "喵呜--"咪咪的一声低鸣,惊醒了我们。就像取消暂停的电影一般,周边的一切突然闪现:风继续吹着,远处的树依然"哗哗"作响,夏虫低鸣,萤火飞舞。

  我尴尬地对小巫笑了笑,小巫冲我调皮地眨巴了下眼睛。

  "我们回去吧。"小巫把咪咪放在地上,站了起来。

  "嗯。也不早了。"

  我跟着小巫站了起来,然后一同弯腰把南瓜抬了起来。

  "我们现在还不能在南瓜上刻名字,我会把南瓜保存好的。"小巫说。

  "为什么现在不能刻?"

  "一定要等到白果儿发芽了,破土了之后,才能在南瓜上刻写名字,再把它煮了吃了。"

  "嗯。南瓜能保存那么久吗?"我有些担忧。

  "可以的。我们这里有办法把南瓜保存很久的。等明年你来的时候,白果苗应该能长到膝盖那么高了,那时候,我们把名字刻好,再一块把它煮吃了。"

  回到家时,小巫的爸爸妈妈已经睡去,我们轻手轻脚地进了屋子,带着一份不舍,各自回了房间。

  天刚亮,小巫妈妈便做好了早餐,叫醒了我。

  "你身体已经好了,吃了早饭,就可以走了,几天了,别让家里人担心坏了。"我在餐桌前坐下后,小巫爸爸说。

  "嗯。我知道。"我低下头去喝粥,同时答道。虽然我清楚我必须要暂时的离开,可心中仍是充满了不舍,还有那么一丝伤感

  "车子我放在了仓库,吃完了饭,让小巫带你去龋"

  "知道了。"

  "以后有时间要来玩啊,"小巫妈妈说,"等下我和小巫爸爸就不送你了,地里有活要干,让小巫送你出村。"

  "叔叔阿姨您忙就行了,我自己走就可以的,不用小巫送了,让她一块下地帮帮您们忙。"我偷偷地去看小巫,她正看着我,发现我在看她,瞪了我一眼。

  "路上要小心,尽快向家人报平安。"小巫爸爸叮嘱道。

  "我会的,谢谢叔叔。"

  吃完了饭,小巫爸爸妈妈拿上工具便出了门。

  "我带你去取车。"小巫拉住我的手说。

  我没有出声,跟着小巫来到了仓库,取出了车子。

  我跨上了山地车,载着小巫往村外骑去。到了主公路,小巫跳下了车,我把车子停在了一边。

  "记得我们的约定。"小巫看着我说,眼睛里写满了不舍。

  "我会的。"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没有太多的感伤,不舍的感觉也出乎了我意料--只是轻微的掠过了心头。也许是因为对未来期许太多。

  我跨上车子,慢慢地向外婆家方向骑去,不时地回头,直到小巫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晚上的时候,我到达了外婆家。外婆紧紧地抱着我,心疼地问我这几天到哪里去了。我没有把全部的实情说出,特别是小巫和白果松。外婆轻易地相信了我说的淋雨生病,在一户人家养玻

  假期很快便结束了,我骑上我的车子往十几天前相反的方向蹬去。

  路过村口时,我停住了车子,扶着自行车,向村子望去。村口的白果松迎风招展,村子里几缕炊烟随风飘散,心中期盼着我思念的女孩突然跳出,出现在村口,远远地向我走来。

  我强忍着思念,收回了几乎就要踏上村道的脚步,继续我的回家之旅。

  高三的时光匆忙有序地走过,我毫不犹豫地报考了与小巫约定的学校,然后我迫及待地,骑上我的山地车奔向我心中的女孩,奔向我信守的约定,去收获我的爱情,享受我的幸福。

  当我满怀期待地站在一年前的那个村口时,迎接我的并是小巫的笑容和摇晃的白果松--满目的疮痍让我惊慌不已,一种从未有过的不详降临了我的心头。

  南瓜田消失了,村庄消失了,挺拔的白果松消失了--原本属于南瓜的世界,现在满是机器的蜂鸣和工人的呼喝。

  不安地熬过了漫长的暑假,我拖着行礼走进了大学,满心的期盼能在校园的一角与小巫不期而遇。

  我等待了整个学期,寻找了整个学期……

  大一暑假,我骑着那辆已有些沉旧的山地车,回到了那个原本有着南瓜田、白果松的村庄。寒假的时候我已调查清楚,原来的村子进行了搬迁,在村子所在的位置上修建了水库,只是再三打听也没有小巫家的任何消息。

  水库已经修好,我到达的时候已近黄昏。我将车子停在了水库边,斜靠在车上,静候夜来。

  和那晚一样的明月,倒映在湖面上,风一吹波光粼粼;满世界的都是萤火虫,一闪一灭地在湖面上飞舞着;青蛙和夏虫对喝般的演奏着夏夜的永恒……只是此刻月下只有我,不见了小巫、猫咪和白果松……

  不知觉中我的眼泪划落,失落或是其他,确信的不是伤心,也许只是些许的伤感……

  我不知道为什么小巫没有兑现承诺,或许是机器铲倒了白果松,挖走了我们一起种下的爱的萌动,碾碎了我们一块摘下的幸福……

  也许我的心底会永远珍藏着一个秘密:一个夏夜,一轮明月,一片南瓜地,一个女孩抱着一只猫咪依偎在一个男孩的臂弯,坐在一个南瓜上……

  或许一切只是一个梦境,一段关于一个女孩一个南瓜,一段情,一只猫的传说。

文学网

青春文学网

微信支付赞助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上一篇:消逝的不是夏天 下一篇:七夕伤感语句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