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精美文章 > 读者文摘 >

褚时健去世:那个不肯言败的风云人物走了(二)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20-08-10 阅读:
文学网 文学网
  褚时健去世:那个不肯言败的风云人物走了(二)
 
 5
 
  辉煌外,也许还有别的。
 
  1991年,作家先燕云接到任务,要写一篇关于褚时健的文章,为了不落俗套,先燕云决定从褚时健的情感生活入手。
 
  但这在褚时健家人看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他的妻子马静芬说:
 
  我和他生活这么多年,目前为止,都不了解他的情感世界。
 
  在她眼里,褚时健是个心里只有事业的工作狂,很多年里,她都在抱怨他的粗线条,她常年体弱多病,随他四处流离辗转,他却几乎从来不顾及她的需要和感受。
 
  他的儿女也甚少得到父亲的温情,在他们的记忆中,父亲展现给他们,似乎只有硬朗的腰板和从不停歇的脚步。
 
  女儿褚映群对先燕云说:我不知道他的情感世界,只知道父亲从不软弱。
 
  但褚映群又为“从不软弱”的父亲深感忧虑,对先燕云说:其实老爸也该退了,你说他是太阳般的汉子,说得好。不过光环大了,人会变成神的,太阳烤多了,人也会被烤糊的。
 
  褚映群不会想到,没有多长时间,在她眼里坚硬如岩的父亲,心里却有了极其柔软的一隅,带泪,不可碰触。
 
  那就是她的名字。
 
  她更不会想到,“太阳烤多了,人也会被烤糊的”这句话竟一语成谶。
 
  6
 
  1995年3月,一封信来自河南三门峡的检举信让玉溪卷烟厂一片哗然。
 
  该信反映河南洛阳的个体烟贩林正志勾结三门峡烟草分公司,通过行贿而取得卷烟指标。
 
  5月,马静芬的妹妹和弟弟,被河南警方带走。
 
  8月,褚映群亦因此案被从珠海家里带走。
 
  9月,马静芬被从家里带走。
 
  马静芬被从家里带走时,褚时健时正在香港出差,朋友怕他回去恐怕会面临危局,劝他暂缓行程。
 
  褚时健摇头,亲人有难,他必须在他们身边。
 
  何况褚时健认为自己全然说的清楚。一直以来他深知自己那支笔有多重,也故而极为谨慎。
 
  的确有些领导子女来批烟,他实在逃不过时,却也从来没有放弃两条原则:手续齐全,量不大,还总不忘叮嘱:娃娃,懂点事,莫要把你老父亲害了。
 
  然而,谁都不会想到,风暴既然掀起,到底会有多大威力。
 
  褚时健实在光环太大,中纪委对这个案子很是关注。
 
  在褚映群被送往河南看守所后,报道称她:共索要接受3630万元人民币、100港元、30万美元”。(罪名最终没有坐实。)
 
  多年之后,褚时健都记得1995年那个寒冷的冬天。专案组打来电话说,褚映群在河南洛阳监狱自杀,只留下有两行字的遗书。
 
  这个从不流泪的“太阳般的汉子”当即失声痛哭。
 
  那一年,褚映群39岁,她唯一的女儿十岁。
 
  褚时健见到律师马军时,又一次崩溃,语无伦次:“我对不起姑娘,她一直喊我退休了、退休了。映群自杀了,我对不起姑娘……”
 
  马军说:厂长的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掉。
 
  褚映群自小和父母一起四处辗转,跟着他们吃过很多苦,一直忙碌的父亲难得给过她几分温情。
 
  很多年里,褚时健都觉得对女儿有亏欠,一提往事,就总重复:我对不起姑娘……。
 
  在同一个看守所的马静芬对此事却毫不知情,两年之后,她被无罪释放,马静芬一再坚持说:我女儿一定不是自杀的。她始终认定:女儿是生病了。
 
  褚时健不可避免的陷入悲痛,和各种调查中,繁杂的工作却依然在继续。
 
  荣誉竟也还在继续。
 
  在马静芬带走后没几天,云南红塔集团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的成立大会上,宣布褚时健同时任两个集团的董事长。
 
  1996年1月,红塔集团召开董事会。会上,云南省委领导对褚时健仍是不吝褒扬。
 
  褚时健也仍是一贯作风,不谈个人,只谈对企业发展的信心与展望。
 
  发言时他面容平静,一如既往。
 
  有些人在下面悄悄说:厂长的心真硬,姑娘刚死。却也有更多细心的人发现,一直喜穿灰色西装的褚时健,那天一身黑色。
 
  除此之外,除了更多的沉默外,任何人都不出他有丝毫异样。
 
  可马军始终不会忘记,1996年的中秋节,他去看望褚时健。偌大烟厂空空荡荡,人们都在欢度佳节。
 
  马军见到褚时健时,他正缩在沙发里,身上搭着一个毛毯,对面开着电视,显然也没有在看,头发糟乱,目光茫然。
 
  马军说:那一刻,我心里真是难受。
 
  然而,一切都还没有完。
 
  7
 
  1996年12月,褚时健想和友人去新平散散心,新平是他待过近20年的地方,犹如故乡。
 
  新平的领导听闻,立马准备要隆重接待他,一心想安静的褚时健临时改道去了红河州的河口。
 
  河口与越南的边境小城——老街,仅有一河之隔。一个正在被调查的人出现在边境,这嫌疑实在太大。
 
  褚时健也正是在此地真正失去了自由。关于褚时健准备出逃,在边境被抓的消息,很快喧嚣一时。
 
  1997年6月,褚时健被移送司法机关,他被从玉溪送往昆明的云南省看守所。
 
  经年漫长的两年调查取证,1998年1月发通稿:
 
  云南省红塔集团原董事长褚时健严重经济违法违纪案,经过联合调查取证,已取得重大突破。褚时健被控和红塔集团其他几个领导人以私分形式贪污公款355。1061万美元,褚时健得款174 万美元。
 
  他承认自己心有不甘。
 
  坦白:“1995年7月份,新的总裁要来接任我,但没有明确谁来接替。我想,新总裁接任之后,我就得把签字权交出去了。我也辛苦了一辈子,不能就这样交签字权,我得为自己的将来想想,不能白苦。所以我决定私分了300多万美元,还对身边的人说,够了!这辈子都吃不完了。”
 
  他其实一直身处悬崖边上。
 
  他手下一个批条就能价值上百万甚至上千万,想尽办法找他的人一直络绎不绝。就连他女儿到机场,赶着接她的小车也总排成长队。
 
  他以为自己一直足够克制。却在临离开时,一失足坠下悬崖。
 
  他终究不是神,只是一个凡人。
 
  褚时健被移交司法机关后,律师马军拿到一份委托书,上面写道:我请马军当我的律师,全权处理我的事宜。
 
  自从1987年给红塔集团做法律顾问,马军和褚时健打交道已足有十年,几乎见证了褚时健治下的红塔集团发展的全过程,他深知褚时健其人,也更明白这份委托书意味着怎样风险。
 
  马军立马表态:我要见褚时健,办理正式委托手续。
 
  为他心中尊敬的那个男人,尽一份力。
 
  开庭那天,马军特意穿了一身雪白的西装,他说了足足有一个半小时。
 
  马军的辩护词中有这样几句话:“玉溪卷烟厂17年税利总额991亿,17年全体干部职工分配为5亿,分配比率为0。625%,褚时健个人17年的全部合法收入总和为80多万,个人收入比例是十万分之一。他17年的全部合法收入,甚至赶不上一个影星一次广告的收入,赶不上一个歌星两次出场费。”
 
  许多人为之动容。
 
  只是,法不容情。
 
  1999年1月9日,判决出来:因有坦白立功表现,褚时健,无期徒刑。
 
  王石说,多少年过去,他都清晰记得那一幕:褚时健头型一丝不苟,非常整洁。在那种情况下,他站在那里,挺得非常非常的直。
 
  听到结果,很多人落下泪来。
 
  很多年后他说:我预估过好几个刑期,从没有想到是这个。
 
  但当天,褚时健却只是不停摇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说什么呢?从峰顶直坠谷底。
 
  那就沉默。
 
  尊严。
 
  他之外,却众声喧哗。

青春文学网

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文学站广告合作联系QQ:289540185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